oneday1.jpg

折騰二十多個小時從坎城飛回台北的第二天清晨,看到了一則「侯導倒貼五十萬當《有一天》剪刀手」 的新聞,我呆望著電腦大概十分鐘,百感交集說不出話來......

這是在四月下旬金馬奇幻影展閉幕之後,一位惜才的長輩在酒席之間帶著一群後生小輩做的一場電影夢。而因為一句「如果知道還能作到更好,就絕不善罷甘休」,我們被鞭策著瘋狂展開了在上映前一個月還重剪後製的不可能任務。

我們都不知道這樣一個「任性」的決定還會再花多少錢?(五十萬其實只是一個酒席之間憑空瞎掰的數字)但,我心裡早已下定決心,就算接下來幾年都要負債,也不能讓侯導和廖桑他們來自掏腰包,因為他們教給我們的早已遠勝一切。

在廖桑剪《有一天》的過程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老人家剪到投入處,總會忘情跟著女主角欣穎同步喊出台詞,每每逗得身旁的我們笑了出來,此時廖桑就會正經八百的說:「剪接本來就要投入情感啊!像你們這麼cool,電影怎麼會好看?」這句話像是一針見血似的一直刻在我心上。

新聞見報的當天,我們的國際發行W來訊,關心侯導重新操刀後的新版究竟有何等變化?我說到其實結構上並沒有太大差別,侯導只是讓節奏更順暢,但有一場戲的調整,確實讓我們驚訝於侯導心裡紮紮實實住著一顆多情種:那是在K書中心內,男女主角在現實生活中相遇並互動的第一場戲,我們始終還是不明白侯導究竟施了什麼魔法,讓那兩人「命定相愛」的緣份瞬間,彷彿青澀綻放出成花朵。W笑說:「怎麼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家,還比你們幾個三十幾歲的年輕人浪漫呢?」我心頭一驚,原來這才是埋藏在那則新聞背後最重要的訊息,這幾位長輩身體力行啟示著我們要對電影抱持不滅的熱情,又豈是以金錢衡量的世俗義氣可以輕易筆墨形容?

有沒有用心,其實是看得出來的...

這是一部非常年輕的小成本電影,卻灌注了這麼多人的情感在其中,為此我始終懷抱著無盡的感激,而《有一天》,也因此歷經好幾個階段長出了自己的生命,很多朋友說他們每一次重看都覺得愈發地迷人,這背後實在有太多玄妙連我們自己也無法理解和言說。

無論對這部電影是完全經驗新鮮,或在我們的騷擾之下已經看過無數某版本,誠摯的邀請我的朋友們,6/4走進戲院,分享我們走過這段神奇旅程後的最終成果。

創作者介紹

有一天one day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