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關於電影 (3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DSC_0472.JPG 

零、留滯在夢中的理由,以及被夢驅趕之後 

 

「你今天是去金門還是廈門?」

 

前幾日的一則新聞:

「近三百名旅客因強烈側風和濃霧滯留金門,怨言不斷。但也有一位特地來參加兒子畢業典禮的母親表示,很高興能多待一天。航空公司已趕派專人前往現場安撫、處理,表示絕對會等到旅客全數離開才會撤掉櫃台。」

 

看完《有一天》,逐漸感到自己夢的增生。

 

或說,不願於日間轉醒之際,輕易捨棄那一個面貌情節皆難辨識、難追憶的夢,不想將它推擠到一個純然用以回收自我的意義/無意義、感官/微感官,且於夜間準時封藏完畢的倉櫃(如上下班打卡、部隊午查晚點?)。

 

或者,夢的實質數量並沒有增生,而只是醒來之後的欲望、好奇──去考掘夢與現實是否真的存在某種雙向迴路、對應關係和內在邏輯──變多了。夢裏乖張荒謬的零碎情節,不再隨意拋擲歸檔,愈見頻繁而近乎偏執地在現實中尋求夢的驗證、尋求自以為是的祕徑,一帖諭示讖言般不時浮現腦海。

 

一、戀人未滿,夢境之上

《有一天》絕非只是少男少女初戀的甜美和苦澀。

 

若說《隔離島》展開的旅程,是人物被迫意識到自身與自己/他人的遺棄隔絕夢魘,指向一個無以回返逃脫的終點;那麼《有一天》便是從夢的一端啟程,以一種姑且稱之為浪漫的心緒,嘗試回應彼此現實中可能的缺憾並做出當下的決定。前者將社會關係中難以控制的狂暴特質盡情展現,推進的過程直至結尾皆充滿可怖的荒涼;後者則在清簡且耐心十足的探尋後,以奇特的寧靜作為短結。

 

我認為《有一天》難得之處在於:夢的漫遊現實的肯切決定,以及或許是侯季然最具個人特色的,隨處可見的空間/時間詩意(物件之間的私密語彙)。

 


2、夢←→現實的運算術

 

影片中,夢不是現實的相反;但,也不是惟一的翻版。

 

導演讓阿聰歡呼完「現實往往和夢境相反阿,我不用去金門了YES!」的下一個鏡頭,馬上讓他「新兵蔡憲聰手中無籤在此抽籤」,似乎是對世間陳言俗套的一種刻意拮抗。但這拮抗的根由,到底是阿Q式的、個人的經驗主義、或者有其它更強大無畏的推進力?

 

夢不是現實的相反。那為何說夢也不是現實的唯一翻版?(既不是全選反白,又不是原文照抄原音重現,現在是怎樣?冰店的麥可傑克森是COSPLAY還是真人來的)

 

譬如我在第二次看才確認了的:女孩欣穎將K書中心的走廊(與船艙的廊道交揉錯置)和牆上的掛圖內容(靜物素描)帶到夢的真實中,具體轉化成了與阿聰「密室」相遇前,散落在盡頭地面的地球儀和小提琴(要進入K書中心自習室前,必先經過走廊,也就會看到牆上的掛圖,也就可能對畫中的地球儀和小提琴留下印象)。

 

而在K中男孩阿聰的版本裏,鄰座陌生女孩擠壓氣泡紙的舉動(除了女孩甜美,也因勾連自己兒時孤單的回憶而格外印象深刻)以及牆上印度人海上漂流的剪報(欣穎並沒有看過),交融成三人談話時,印度人手中打開一包包的氣泡紙的情狀。(聽起來有些大衛林區但平易近人的多?尤其是密室閃爍的燈、當馬出現在船上張眼凝望的鏡頭,以及阿聰在勸軍中同袍回連上去睡之後,投錢打公共電話卻不通那一幕……

 

兩個人將同一個夢的遭遇,代入各自版本的現實,和對彼此的主觀印象,在不同時間點,得出好幾個夢的斷片(或模糊、或清晰),有了不同的述說。

 

「你一定要來找我」欣穎說。

「答應我,你醒來後不要來台北找我」阿聰說。

 

這種夢的特質,似乎是對於現實(主動)的選擇性添加、修補,和縫合,而不只是被動地將現實翻拷入夢。在《有一天》中,導演將這種說來複雜的換算語法,頗為巧妙而精簡地化為一連串迷人的影像。

 


参、空間(時間)詩意

 

影片在空間和物件的展現(攝影、鏡頭)上非常精彩、入戲,幾乎可說是影片的主要演員。導演似乎有意留置(也因此跟時間有關)某一些鏡頭,耐心地等待情感生發,使得即使表面上是少年男女青澀曖昧的故事,有著談不上多麼刻骨銘心的互虧調侃對白(「這樣你相機裏就多了一個人啦」、「我看起來不像會念書嗎,不像耶」),但在每一個沒有人的空景、一些搖晃的跟拍凝視下,卻有淡淡的情感仿若餘音悠揚。房間迴旋自拍、船艙階梯、船屋內外、K書中心、狹仄巷弄、無人的泳池;指北針、福利站的時鐘、鬧鐘。好像只要一心追隨下去,就能隨心穿梭,所有相信的就會得到實現。(或者悲劇在夢中認真走過演練一遍,即使無法改變現實,卻也能生出果敢面對、承擔的力氣?)

 

這類時空的私語,不妨也複習一下侯季然的舊作《我的七四七》、《星塵15749001》、《購物車男孩》等短片。

 

最後的碎念一二:欣穎母親(姚坤君 飾)的那一段「幸福論」重述,究竟可視為結尾的提點,或者顯得餘綴,似乎還有討論的空間(雖然一般來說,我是很喜歡姚坤君的);另外,我只看過《有一天》的院線版本,而無緣得見高雄電影節和金馬奇幻影展的版本,不知誰能告訴我不同版本的剪接其間的差異如何?

 

「我們共同擁有的瘋狂 別人很難能夠真正體會」 ──〈有一天〉

轉錄自http://www.wretch.cc/blog/borderline/14616547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章來源:PTT
作者:jewellin (jewel_)                                          看板  movie
標題  [好雷] 有一天
時間  Sun Jun 20 12:50:51 2010

昨天剛看完由侯季然導演所拍攝的「有一天」

到現在還是久久不能自已

「媽媽,如果現在時間倒轉,妳還會不會嫁給爸爸啊?」

「我想應該還是會吧。」

「為什麼?妳已經知道他會出事了耶?」

 「因為……在一起的時候很幸福啊。不用為了以後的事,放棄眼前的幸福吧。」

這段話貫穿了整部片,在最後也會了解跟感受到女主角做出選擇的不悔和那義無反顧帶著奇幻的氣息和青春青澀的

愛情,似乎都不該為著以後的事情所擔憂著

而男女主角在戲中的表情和互動自然,讓人根本看不出是在用演的

似乎,真的有這麼一個故事在現實中的某一個地方發生著

有一天,也帶著歡笑跟淚水

非常喜歡男女主角在海邊看著遠方那邊看著遠方的畫面

只有男女主角的背影是清晰的

而背景的天空卻是帶點微光但雲朵似乎模糊的無法看清跟把握

讓我有著似乎只有現在我們擁有的是真實,未來的事,似乎也是那樣模糊不清的

但卻擁有著我們自己的幻想與看法

導演在昨天Q&A的座談會中有說到

其實他並不覺得這部片最後是悲劇收場

因為最後是停留在欣穎帶著笑容戳破那泡泡紙

而似乎隨著那泡泡紙的戳破,似乎也代表著我們也跟著夢醒了

而配樂也選擇的是清晰又簡單的鋼琴配樂

也讓這樣的單純更顯得美好

非常推薦有一天!!!!!!!!!!!

希望大家都能進電影院看一次

體驗那樣的感動 :)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天劇照 

*****浪漫的文藝片還會有懸疑的感受?「有一天」很特別的!

清純浪漫的文藝片融進令人糾心的緊張氣氛,電影會好看嗎?結論是:還不錯呢!

 上周去看了經過導演侯孝賢重剪了片段的「有一天」,原本我沒啥特別期待,但沒想到結果卻讓我驚喜了一下,我不知侯大導重剪的是那一段,我也不在意(該在意的是導演侯季然才是),重要的是重剪的「有一天」竟有著令人意外的好看與新鮮感新鮮的地方是,一部簡簡單單的青少年淒美的愛情片,居然可以讓觀眾看 到忍不住的屏息以待,這樣的結合淒美、浪漫與懸疑三元素的手法,實在在國片中少見,所以看完後想對初試啼音的導演侯季然拍拍手給予肯定

 我對「有一天」原本沒特別的期待,主要是在年初時該片曾跟「艋舺」與「一頁台北」一起到柏林影展去參加青年競賽單元,只可惜鎩羽而歸,而在這近半年期間,我也陸續聽到看過的朋友對有一天的評論,大半的朋友都以沈悶來形容觀後感,但那是柏林影展的競賽版本,現在「有一天」要上院線了,傳出擔任監製的侯大導出面修了一下影片,好像又加了蘇慧倫的主題曲,電影就不同了。

 其實當天我看的特映會,會後還是有兩極的觀影感覺,有人是放映後遲遲情緒無法平復而離不開座位,但也有人看到中途很想走人。至於我呢,還是頗有好感,認為第一次拍劇情片的侯季然導演很有勇氣、很有創意,能把他擅長的文字描述成功的轉化為影象來表達他對年青人愛情的感受。

一個藉著夢境來延續的愛情,一個在時空縫隙中勉強殘存的記憶,如何能靠著不規則的跳接畫面來呈現?呈現事小,感動事大,若無法令觀眾看到故事的全貌,在過程中喜歡上男女主角,「有一天」就不是一部好看與成功的電影,還好「有一天」辦到了。在片中,愛做夢的女主角謝欣穎,一直看不清常出現在夢中的一張模糊的臉,她以為那是出了船難意外的老爸的臉,然而,故事發展下去,她似乎是個戀愛中的女孩,她一再出現在台北K書中心,她在那喜歡上了一名帥氣又可愛的男孩張書豪,不過,在甜蜜的生活記憶裡,她卻不時的與男孩出現在一艘空洞洞的軍包船上,在船上她有著不知身在何處的恐懼感,而男生第一句話就是告訴她:我們不在現實生活裡,我們在夢裡,一切都不是真的!而最後能解答的是一只有點破碎的指北針羅盤。

女主角的惶恐不安情緒是具有感染力的,而女孩戀上男孩的甜蜜也具有產生共鳴的能力的,所以跳接畫面就一再再的成為強烈的情緒對比,當觀眾還沈浸在兩小清純的愛情氣氛時,又要一邊擔心男女主角隨時得掉入猜不到結尾的恐怖處境裡,兩者就像角力一樣,導演盡情的發揮他對時空、夢境、愛情、記憶的概念。2009的有一天是和2010的某一天是重疊的,而男孩對女孩的思念,或是女孩對男孩的回憶,也是一體之兩面的,所以兩人在夢境中都不願醒來,然而黎明夢醒時分終究會殘酷的來臨,所以當觀眾看到最後,了解男女孩只能在平行時空中延續愛情時,那種惆悵是由然而生的。

單純的故事是有其專注的穿透力,所以從頭到尾都由男女主角兩人挑大樑的「有一天」,也就更加讓人無法去忽略導演所要傳達的感情了。

喔,對了,「有一天」的主題曲還真好聽,po在這跟朋友們分享一下:

文章來源:http://tw.myblog.yahoo.com/anne00ct6/article?mid=2680&prev=-1&next=2677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01.jpg 

在陰雨綿綿的午后,再一次進入絕色影城,即然無法成為絕色影城的放映師,那就只好再度找伴買票走進《有一天》的放映室。溼答答的台北,其實好適合看《有一天》,只是不知情的人,都會買錯票、走錯廳,懂這部片的人,愛下雨天的人,一定明白我在說什麼。

 原定要在星期五即衝去看的,濬還說:「打工,調班就好了,《有一天》吔,只有一次啊!」真可愛,對一個小時只有95元的工讀生而言,看第二次電影真的要…非常、非常支持。其實,說真的,我不是超級電影咖,而且從不走進電影院看第二次電影,基於各種經濟、務實原則。但《有一天》打破了我的原則,它有一種自然的魔力召喚著我不斷的想走進戲院享受在放映室中細細品味每一個畫面,男女主角每一次夢境、現實的迴圈。

第一次觀影時,帶著未知,跟著影片在每一個轉折處緊張、欣喜、感動;在小繼(印度漁工)出現時,跟著緊張;在欣穎對著阿聰淺笑時,心想:哇!可愛到爆表;阿聰呆呆的拿著鬧鐘的各式”430耍笨時,一起和整個戲院的人甜蜜笑著。回家的路上,心是透透亮亮的,騎乘在機車上在晚上11時穿過無人的小道,像飄了起來般,不斷的想著阿聰告訴欣穎的:「如果好想、好想,就一定可以」。那一晚,我因為好想、好想,也跟著回到了20歲,只是單純的表達著、想著所有青春美好的20歲。第一次,那種即深且長的感動就那麼在心中盤旋著無法褪去,亦無法從侯導演所製造的夢中醒來。

 第二次,帶著已知和《有一天》官方部落格的所有推薦和專訪走進戲院,所有的畫面、男女主角的情感、每一個細微的表情都有了清楚的答案;欣穎在K中第一次和阿聰錯身而過時,她的忐忑不安不再莫明所以;阿聰在遊輪上,陰鬱、悲悽的表情,也化成了一次一次的心酸往喉頭送;欣穎與阿聰雖是初相識卻有著一種自然的親密感也有了答案;欣穎面對阿聰時的眼神變成了清楚的訴說:「你記得我嗎?我們在夢中遇見過啊!」;阿聰在船上那些追尋著欣穎熟悉卻又抗拒的眼神,也都成了傳遞、累積他們終將分離的悲傷漫延。當幕落下,蘇慧倫的《有一天》「……我們有太多的故事要說出來給誰哭……」的字字句句清澈、響亮的往我心上刻印。步出戲院,心還在抽痛著,和一行夥伴瘋狂的在細雨綿綿的微晚時分殺到淡水,坐在淡水河邊的小館,他們訴說著他們現在的、屬於他們20歲的愛情故事,我卻無法停止的將眼神飄向對岸的燈火熠熠,心裏想著那開往金門的船這一次不知又要停泊在我腦海裏多久了。

船尚未開走,卻仍然好想、好想再度進入戲院,放掉那些已知、等待、搜尋,放任自己隨著欣穎、阿聰在夢境、現實中穿梭遊走。第三次觀看了,但那催人落淚的配樂,畫面中淡淡的情感、淺淺的安靜、每一幕畫面交織出的光與影,都將《有一天》的奇幻、悲喜、像海潮般一波波的往我心門拍打,直到卡車嘎然停止聲再度響起時,仍然無法控制的落下一滴眼淚;在阿聰在海岸邊落淚狂奔時,一起任由自己隨著阿聰被掩沒在那成串、無止境的悲傷中;跟著阿聰悲泣著在夢中對欣穎說:「如果夢醒了,別來找我!」是啊!如果知道終將分離,為何還要相聚,如果知道相識是悲傷的起點,為何還要相認,我悲傷的問著自己:「如果好想、好想,真的可以再回到圓滿的20歲嗎?如果註定了要經歷生離死別,那麼別到我夢裏。」雖然那一個捏碎汽泡聲代表著無限可能的另一個開端,但我仍然止不住從心頭傾洩而來的心痛著。

當燈光亮起,侯導演走進來,問大家有沒有要分享時,我卻因為太悲傷而害羞的無法舉手分享,怕自己會在說出:「我看了第三次時,….」就當場淚崩。步出放映室,看著剛才靜默無法回應的觀眾卻在映後排隊索取導演簽名時,同行的濬說:「他們都是為導演而來的吧!」是啊,這是部好電影,這是個很用心宣傳好電影的工作團隊,步出電影院,看著還等在電梯旁望著天空的侯導演和隨行工作人員,心裏默默的說了聲:「加油!」

氣像報告說:6/14星期一仍然是大雨滂沱;

有一天facebook小小編說:侯導演下一部長片劇本入圍上海電影節將赴上海,但為了觀眾仍然會出席映後QA

別浪費了下雨天,買把透明的傘在下雨天看《有一天》,悲傷、感動、無法言喻的青春滋味會像雨水般透明、沁涼的敲打在你透明的傘上,讓你久久無法自己。


文章來源:http://ronnie6753.pixnet.net/blog/post/8260492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JPG

「啵!」

當欣穎用指甲按下氣泡紙,這個讓阿聰注意到她的小動作,畫面陡然一暗,蘇慧倫的歌聲悠悠的響起,有一天,終於會有那麼一天,我會看到你的笑、體會到你的心,最後吟唱歸於獨白似的呢喃,有一天、有一天,當我們都不再改變,時光彷彿永恆的靜止,回憶停留在最美的剎那。

最後一個音符敲下,燈亮,我如夢初醒般起身,那淡淡的甜美哀傷忽然像海浪般,一陣陣拍打著現實的我,直到眼中漸漸蒙上一層霧氣,我還久久不能看清街頭尋常的車潮人群,開始懷疑眼前這浮動而飄忽的景像莫非也是夢境?

4b5d4f67498a4.jpg


「有一天」是如此純粹、聚焦,沒有多餘或讓人分心的枝節,於是身在電影院的我們,便能更加專注在欣穎和阿聰的愛情,跟欣穎一起屏息期待著他們在現實中相遇的時刻,跟阿聰一起在詭譎的夢境裡珍惜重遇愛人的美好與憂愁。在夢裡,他識得她,但是眼神卻如此悲傷。初次見面時,她認出他,心跳不由得加快了起來。隨後是在一起的幸福時光,那麼平凡尋常,更顯得溫暖自然,青春的氣息陽光般灑落在他們身上,日常小事都染上了一層美麗的色調。喜歡謝欣穎笑的時候勾起嘴角的小小酒窩,喜歡張書豪稚氣又大方的那樣毫不保留的裂開嘴笑,年輕男女的愛情看起來是如此無憂無慮,但越美麗的事物越讓人感到下一刻即將失去的不安。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90728-0084-2.jpg  

《有一天》是台灣新導演侯季然首度執導的劇情長片。這部電影雖然在十三天之內,以低得令人難以置信的預算拍攝而成,卻因為電影展現出的強烈個人風格和創作才情,除了邀得侯孝賢導演擔任監製外,更入圍今年柏林影展青年導演論壇單元,表現相當搶眼,是台灣影壇另一個值得注目的新銳導演。


這部電影的劇情十分奇幻,並且複雜。故事描述2009年,一名住在高雄的女孩夢見了在一艘開往金門的軍包船上,她遇見了一名在大海漂流了三天的印度船工、一匹不知道打哪裡跑來的馬,還有一個叫她夢醒以後不要去台北找他的男孩。2010年,女孩去到了台北,在K書中心遇到了那名曾經出現在她夢中的男孩,並且與他相戀。
這名男孩後來也夢到了和女孩一樣的夢境。他跟女孩說,在夢境中,只要妳集中精神,就可以說出妳真實生活中不會說的語言,因此,他們說著機哩咕嚕的印度語和印度船工溝通。而在一扇可能通往真實,敲碎夢境的門前,男孩抱著女孩哭,一樣叮囑她夢醒以後千萬不要去台北找他。

2009年在高雄的女孩和2010年在台北的男孩,在不同的時空中做著相同的夢,並且在2010年的台北相戀。他們之間究竟有著怎樣的命運牽連?為什麼男孩千叮嚀萬囑咐,叫女孩夢醒後千萬不要去台北找他?為什麼女孩夢醒後,還是壓抑不住慾望的驅使,去到了台北?這樣奇幻和懸疑的劇情,是電影極其重要的戲劇張力和觀影趣味,自然留待觀眾自行體會,不容破壞。但,光憑這樣的劇情創意,便不難看出侯季然在創作上的大膽和路數,是台灣大把冒出頭的新導演中,非常獨樹一格的。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灣電影圈教主孝賢:「《有一天》是一部相信愛情、相信純真的電影。在這個什麼都不相信的現代世界裡,這位年輕導演發自內心的、素樸的相信,深深地打動了我。因為相信,使得電影飛揚了起來。」

名作家 / 編劇 小野:「在《有一天》中我們看到了人與人之間的愛和信任。」 

《波麗士大人》導演王小棣:「青春期承受的壓力無以名狀,年輕的導演似乎記憶猶新,用重疊的時序架空現實、燃燒渴望,邀你進入那一天…。」

《藍色大門》導演易智言:「《有一天》散發出台灣電影罕見的性感與感性。」

《惡作劇之吻》導演瞿友寧:「炫目的故事之後,還能有動人的真實情感。原來在未來我們都會夢見那一天。」

《囧男孩》導演楊雅喆:「在鴿籠般的K書中心做了一場迷幻的遊園驚夢...夢醒了,證明愛是真的存在。」

《聽說》導演鄭芬芬:「透過一艘開往金門的慢船,將本可能繁雜的夢境與現實、過去與未來、交錯得如此言簡意賅,讓人也彷彿隨著浪頭的搖擺,體驗了一段永遠放在心頭的一段愛情。」

《九降風》導演林書宇:「小時候,我們常常會夢到自己在空中飛翔。然而長大以後,這樣的夢漸漸的消失了,因為我們越大,越會了解人類在現實裡的限制,而那個現實,還會悄悄的侵入我們的夢裡,讓我們連作夢都被限制住。觀看「有一天」的過程中,我心裡滿是感動。導演沒有被現實打敗,反而是在現實裡,完成了他的夢。謝謝侯季然導演,讓我們這些忘記如何作夢的人能夠與他一起,作一場美麗、動人又感傷的夢。」

《松鼠自殺事件》導演吳米森:「有一天,你會了解夢中迷離的戀人為何永遠真實而存在;讓慌忙中的你得以辨識永遠無法取代的感覺與秘密。《有一天》是一部要一定進戲院才算真正看過的電影!」

《美麗少年》導演陳俊志:「深夜聽著《有一天》畫面傳來,沈靜的蘇慧倫依舊童女的歌聲,與自己複雜的心事與千絲萬縷的故事之線相處,謝謝侯季然。有一天。」

影評人 Ryan:「侯季然的大膽創意與個人才情,成就了本片獨一無二的詩意節奏。」

詩人 孫梓評:「如果你曾驚喜《機遇之歌》或《戀夏五百日》推翻了故事的線性規矩,那麼《有一天》的時間邏輯,必也能使你耳目一新。」

放映周報:「侯季然向以詩意風格見長,懷舊的他,善於從身畔物事、生命經歷以及悠悠時光中開鑿出一番幽微的感知與記憶。《有一天》包裹了他的青春歲月,以影像召喚十九歲那年的K書中心、二十二歲當時航行於闇黑大海的船,甚至秘密地,埋藏了他對於父親的呼告。」

聞天祥:「【有一天】比【似曾相識】、【不能說的秘密】更玄也更有趣的地方,不僅在於穿梭時光的劇情設定,而是它透過夢境現實兩者來回交叉的敘事結構,一點一滴地告訴你這場夢對現實所造成的推進力,而你也能從現實部分回推沒被呈現的夢境細節。導演(鏡頭)看似冷靜的凝視,背後其實是浪漫到底了!

沈可尚:「看完有一天這部電影 到現在已經兩個月 卻仍然感覺到它的餘韻 如果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無取代的是浪漫 情愛的 情懷的 那麼有一天這部片 的確深深令我悸動 久久縈繞

蘇慧倫:「《有一天》喚起我們心裡的聲音,以及記憶中一些已經淡忘的感覺,彷彿有一種神秘的魅力,看完之後還一直持續留在我心裡。

觀眾:「電影結束前的十分鐘開始,無法止住眼淚。串起了故事開頭那些原本搞不懂的小細節,那一幕幕的畫面竟成為勾起落淚的關鍵。後勁太強,走去坐車的路途中還忍不住邊走邊哭了起來。」

觀眾:「導演侯季然用充滿詩意的構圖,緩慢說出一個從高雄開往金門的軍包船上,一個福利社小妹與年輕軍人的愛情故事。電影裡夢境與現實交錯,夢裡有印度人、駿馬,現實裡有愛情的無悔追尋、承擔失去的勇氣。」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DSC_0472.JPG

導演侯孝賢最近為侯季然執導的《有一天》跨刀當監製,還在影片完成第二個版本後,主動為影片修剪出第三個新版本。

侯孝賢表示,原先並不清楚《有一天》的故事,只知道是在台華輪上發生的事,直到金馬奇幻影展的閉幕典禮看了該片首映,才第一次完整看片。看過後侯孝賢覺得有些地方可以重新剪接,讓觀眾更容易進入,於是和導演侯季然一起將前面的30分鐘再做修整,兩個人一起從下午四點,剪到晚上十一點。

《有一天》最後定稿的侯孝賢重剪版,主要是根據演員的表演節奏、整體氛圍調整,像是女主角謝欣穎在台華輪上與打掃的歐巴桑對話的縮短等,侯孝賢也形容其實只是「微調」,但看過新版的觀眾都覺得小小的調整卻有很大的影響。讓前面三十分鐘的劇情更順,觀眾也更了解為什麼後來女主角要去台北。

侯季然形容,和侯孝賢一起剪接像是搭上一輛不必遵守交通規則的車子,心情很緊張,但感覺真的很不一樣,因為從侯孝賢那裡學到了把規則放一邊,靠「直覺」、「情感」來剪。

問起侯孝賢自己有沒有像《有一天》這樣奇異的做夢經驗,他說,在唐傳奇裡有很多和夢有關的故事,還說起白行簡「三夢記」裡的一段。有一位離家多年的男子終於可以返鄉,離家愈近就愈想快一點回家,於是摸黑趕夜路,走著走著發現有一座廟,裡面有很多人聚在一起聊天喝酒,忽然他發現妻子也在這群人裡,但卻不得其門而入,他愈想愈奇怪,就拿起瓦片丟過去,結果瓦片丟過去後,一切竟然瞬間消失。這個男子當場嚇著,於是趕忙回家想知道發生什麼事了,當他回家,發現妻子在床上剛醒來,看見他回來,妻子就對他說,剛才做了個夢,夢見自己在一個廟裡和一群人不認識的人喝酒,後來有個人丟了瓦片進來,她就醒了。

侯孝賢說,「兩人同一夢」的故事很多,早在唐朝就有這種結合各自主觀的夢為一體的形式,《有一天》把夢和真實串在一起的方式大家應該可以看得很懂。

侯孝賢誇讚女主角謝欣穎的演出動人,因為謝欣穎的演出完全來自生活歷練和自然的呈現。謝欣穎從十一歲起就擔任平面、網路模特兒,還曾經在東區晚上十點過後擺過地攤賣衣服,是個現實感很強的女孩。《有一天》裡的謝欣穎以直覺演出,片中的她似乎感覺到自己不可逃的命運,又不自覺地投入,別有一種滄涼和悲傷。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無論是紀錄短片《我的747》、影像詩《購物車男孩》還是劇情長片《有一天》,侯季然的作品總給我一種在「寂寞星球」漫遊的感覺。他習慣以一股全然 的靜默,去視覺化那種任憑城市文明再怎麼往前推進也遮掩不了的孤獨氣味,他故事裡的主人翁永遠像是聖修伯里筆下的小王子,在自己的宇宙中低調地尋找著,卻 不曉得在尋找什麼。那是一種無可名狀、無法被理解的寂寞。現實的世界總是與被包覆的內在層次呈現一種平行的狀態。於是,高雄的85大樓對映台北101,台 華輪的上下層臥鋪對映台北K書中心一格格個人座位,旗津海岸公園觀景步道對映台北K書中心頂樓天台,指北針對映著手機,欣穎工作的台華輪下方海水對映阿聰 暑假每天泡著的泳池……,而貫穿以上重重對照的,則是塑膠氣泡紙那擠也擠不完的泡泡。



因為那「波」一聲接一聲的清脆,讓阿聰注意到了欣穎,偏偏欣穎其實是因為「未來的阿聰」來到「自己的過去」,告訴了自己這件事,才起意以如此方式劃破K書 中心的「靜」與「陌」,好吸引未曾相識的阿聰。故事的結束,原來是愛情的開始。無論結尾兩人將如何如何,措不及防的愛情像是一種宿命。如果一顆氣泡代表一 個夢、一段愛情,那還有好多好多的愛,可以去夢。


又或者,也可以將《有一天》當成一個純粹夢中有夢的虛擬想像。它的主場景未必是台北、也未必是高雄旗津,關於來往於高雄、馬公之間的台華輪怎麼會開往金 門,早已悄然說明了這部電影如迴圈般的非真實。自始至終,無論欣穎還是阿聰,哪兒都沒有去成,他們其實安靜地坐在K書中心的位置上,甚至未來也不可能認 識。這讓我想起了陳蔚爾的《飛往昨日的CI006》及鴻鴻的《穿牆人》,那些哪兒也去不成的人們啊,那詩樣的悲傷,是如此晶瑩剔透。(
....more/全文請至高雄拍片網觀 賞)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 / 黃一平 


…..《有一天》六月四日(明天)就要在台灣上映,我寫這封信,希望如果你在這個周末有空,請到戲院去買票看這部電影。無論你是因為認識侯季然,或你喜歡海報的風格,或是你被預告片、主題曲打動,或是你根本不知道這部電影就要上映。我很誠懇的邀請你去看這部電影,而我能努力的方式,是將這部電影背後一部分的故事說給你聽…..

2009年我在香港電影節,輾轉從朋友口中知道我的大學同學侯季然準備開拍第一部長片,預算只有我在北京辦一場開機記者會的規模。我為他捏了一把冷汗,並且要人帶話給他,處女作需要審慎考慮。

下次聽到消息,是這部電影已經在八八風災的風雨中拍完。

雖然是大學同學,我是2006年左右開始真正熟悉他的。無論是很受肯定的短片《我的747》,拿了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的《星塵15749001》,還有我很喜歡的《購物車男孩》,都是在這一年我才看到。隨後,因為工作的關係,我知道他籌備拍攝長片,幾個劇本我有幸提前看到,也參與部分電影公司介紹。

說實話,那時我最無感的劇本,就是《有一天》。2007年時,這個劇本還叫做《開往金門的慢船》。後來,我也搭上這艘慢船,也成為我工作生涯,最牽掛的一部電影,也是第一個不斷給我帶來夢想與驚喜的映畫。

我受託在找到發行公司之前,協助柏林影展與香港電影節的宣傳。一個深夜裡,我在北京和他通越洋電話,原意只是職業本能的要收集宣傳資料,卻被《有一天》背後的故事給迷上了。

《有一天》因為結構繁複,在送各種補助案的過程,十分痛苦。最初只有高雄市政府的補助,這筆費用大概在台灣只能拍一部比較貴的MV,侯季然神奇的完成了拍攝。他和製片陳俊蓉,用無比的誠意,讓工作人員願意情義相挺,參與《有一天》。

經濟的拮据,沒有讓侯季然想像中的劇本打折扣。劇本裡,女主角謝欣穎到泳池找張書豪,因而產生情愫的場面,侯季然想像她在一個大落地玻璃前面出現,她的身後陽光燦爛。製片組花了很長時間在台北找泳池,唯一符合他們預算-也就是免費出借的泳池,沒有漂亮的陽光與落地玻璃。夢想在台灣電影的成本裡,本來就是奢侈。侯季然為此和製片爭執了許久。開鏡前兩天,夢想中的泳池,才終於讓他找到。

這是《有一天》拍攝的第一個鏡頭。

swimming pool

兩人的愛情,夢想中的落地窗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http://www.wretch.cc/blog/sunlight1515/27295708

(香港電影節觀眾心得)
有兩套電影讓我流下眼淚,一套是侯季然導演的《有一天》;另一套是Theo Angelopoulos的《悲傷草原》。前者是新一代導演裡的小驚喜,不枉侯導提拔;後者亦已是七年前的作品。


http://www.wretch.cc/blog/sunlight1515/27295708

讓我覺得佩服的是,電影中沒有出現大場景、大製作的成本來構築畫面和故事,整部電影中,兩個角色自然而生動的演出是支撐整體的最佳利器。尤其女主角謝欣穎冷靜,又具有明星臉的外貌,加上張書豪氣質和書卷的外表,兩人都很能夠嫻熟於年輕人的小情小愛。


http://j10368046.pixnet.net/blog/post/30841903

雖然早在[有一天]之前就有看過侯季然的短片[購物車男孩],是一部題材特別其焦點也相當特殊的一部短片,這次侯季然的首部長片[有一天]也保有那靜謐的敘事風格與題材的奇幻性,這也因此讓國片的類型多了一種可能性,夢境與時間的交錯,與乾淨簡約的攝影,在在都讓[有一天]顯得與其他的國片截然不同,也是我今年目前為止最令我驚喜的國片與新銳之作。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90728-0047-2.jpg

【有一天】有個有趣又危險的假設:如果你在夢中遇見了以後才會認識的人,而這個「熟悉的陌生人」告訴你:千萬別……!你會照他所講,讓命運的軌道變化,還是不放棄幸福可能帶來的悲劇呢?侯季然的第一部劇情長片,入選了柏林影展青年導演論壇單元,也是首屆金馬奇幻影展的閉幕片。

  從高雄開往金門的軍包船上,謝欣穎飾演的福利社小妹陷入一個詭異的情境:開到一半的船上突然空無一人,只剩一個怒氣沖沖不斷咆哮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印度人、一匹顯然跑錯場景的駿馬、以及張書豪飾演的阿兵哥。這個唯一正常的陌生人告訴謝欣穎:「這是一場夢!」

  他們四者在夢中相遇,是巧合,還是冥冥自有注定?既然在夢中,他們可以聽懂對方語言也就不奇怪了。印度人在海上漂流了好久,他只想回家;可惜我們無從得知馬兒想的是什麼?而欲言又止的張書豪,滿臉激動卻深情款款地面對謝欣穎,唯一斬釘截鐵的話語是:「你以後會認識我。」

  亦即如果我們把時間的軸心擺在張書豪身上,他在夢中遇到的是他過去就已熟悉的人;相反的,如果軸心轉為謝欣穎的話,她夢到的則是個完全陌生的男子,或許應該說,即使這個男孩的身影也曾模糊出現在她以前的夢裡過,但在此之前她從未認清。

  編導侯季然並沒讓這場夢一下子就結束,而是把它切分成好幾個段落,打斷它的是另一條線,那是現實裡的謝欣穎離開高雄到台北去,在K書中心認識了張書豪,然後兩人戀愛,她告訴他未來會抽到金門當兵的簽,會如何如何,他說夢境和現實總是相反的,她流下一串眼淚。按此邏輯來看,謝欣穎是在做了這個夢之後才上台北的,夢中的張書豪是「未來」的張書豪,他早已認識她,她卻從沒見過。回到現實∕現在,她啟程到台北,一眼認出他時,他卻對她完全陌生。這場夢是「過去的謝欣穎」和「未來的張書豪」打破時間邏輯穿越相會的關鍵。原來,「我好像在夢裡見過你」並不只是一句肉麻的開場白,而是可能的事情。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一天 

(文/詩人 孫梓評)

青春期的我,幾乎只看國片——

這樣說,好像我看了多少國片似的。其實並沒有。不管是被軟禁在宿舍裡,或是後來在市區邊緣的樓頂租屋,離電影院只有幾分鐘路程,我都很少有機會,走進電影院,好好看一部電影。(在那VHS的年代……我到底是怎麼費盡心思買到了三浦友和和山口百惠版的《潮騷》,竟已不復記憶。)

真正開始看電影,已經是上了大學以後的事。

也因此,當回想起那幾部青春期看過的電影,比方說《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比方說《黃金稻田》,比方說《青春無悔》,都以一種詭異且深刻的方式留在我的腦子裡,除了電影本身的說話,還包括離開電影院後,如何經歷長長的復原期。

年輕的我很貪哭,被任何一種哀愁撥動的時候,整個人都浸在潮濕的狀態。課本裡偷偷夾著從宿舍頂樓所提供的殘缺報紙上,剪下來的三色系列報導,但是在南部小鎮那所無法離開的寄宿學校,奇士勞斯基太遠了。那應是一個院線都仍播放各色國片的年代,再稍晚一點,《飲食男女》,《愛情萬歲》,《獨立時代》,就要登場了。

前陣子讀一本雜誌,加瀨亮接受訪問表示:相較於「近來的日本電影」,楊德昌的電影可說「跨越了國境,超越了時間」……當下我眼眶一熱,啊,原來那些曾經歷的青春,並沒有風化,有人以藝術品的方式封存,還輾轉成為他人眼中的養分。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天02.jpg 
總有那麼一個人,天崖海角追尋著戀人的身影,在時間之流裡奮力逆游,極力渴望,或僅為了見上一面,終究是費了多少氣力才得以在人群中對上彼此的目光。愛從來都不是俯拾即是、垂手可得的。「如果我們在人群中相遇,到底還有沒有愛情?」黃碧雲總如此問著。

於是戀人從現實追逐到夢境,從夢裡預言真實:現實無法成就的,就由夢來圓滿。
-----

所以故事的開端便是一場夢境。少女欣穎在夢裡身處一艘台灣開往金門的船上,卻在夜裡發現船上空無一人,僅剩拿著斧頭不斷追著她的印度人,及未曾謀面的阿兵哥。阿兵哥阿聰乘著夢境來自未來,他告訴欣穎「我們在夢裡」,他眼裡埋著悲傷與思念,屬於他倆未來的故事:相遇、愛情、死亡,他躊躇著該不該告訴她,於是他說:「不要來找我」。

鏡頭在夢境、現實、已發生、將發生的時空中跳轉,夢境與真實的分野因為畫面的營造顯得模糊不清,你有時分不清到底身處於夢境抑或現實,然而夢境或者真實壓根也不那麼重要,而是那些悲傷的眼淚或者快樂的喜悅,都是真切經歷過。

終於會有那麼一天 我會看到你的笑
終於會有那麼一天 我會體會你的心

就算早已預言著悲劇,戀人依舊奮不顧身。
於是她問:「你會來找我嗎?」「我會」他說,「就算妳躲在去火星的太空梭上,我也會找到妳。」所以,她哭了,挾著悲傷與喜悅的眼淚。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貳零影展觀眾滿滿滿)

滿滿的人~ 

有許多人都在問《有一天》到底是什麼樣的故事,因此小小編特地將在網路上搜尋到網友心得向大家分享,也希望未來你也可以將心得分享給所有喜歡《有一天》的朋友們喔!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瞿導推薦文.jpg

就在昨天(5/29),超人氣偶像劇導演─瞿友寧悄悄現身貳零影展來看開幕片《有一天》!

瞿導跟侯導的合照.jpg 

在校園獨家放映居然會遇到台灣戲劇圈的重量級大人物

小小編當然要把握機會請瞿導和咱們《有一天》的導演侯季然拍照存證啦XD

瞿導的【惡作劇之吻】可是小小編當時最愛看的偶像劇,就連下檔之後還特地去租DVD來回味

劇中瞿導客串演出的公車阿嬸角色真的讓人印象深刻!!!

小小編廢話不多說,趕緊來看看瞿導向大家推薦《有一天》吧!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聲明:這是心得不是評論。只是為了力表支持的拳拳誠懇之意來發帖。 

在時間軸上的實驗近年有窮究細節的triangle(2009)、感傷滑稽的timecrimes(時間殺人),這部雖然在座談上導演表示按著兩條線性走的,我卻以Möbius strip那樣理解的,在時間的跳躍夢境的疊影上比Abre los Ojos也好,更不用提時空旅行年齡倒轉在形式上追求卻愈顯刻舟求劍拙劣的嗯某幾部讓人連吐槽都懶的:把一隻尺規規矩矩剪了幾小截再排排站,以為感人惑人。 
   

這部電影最奇幻的地方在於『沒有死亡』, 也就是沒有彼岸、沒有終點、沒有現實外的現實只有夢境中的夢境中的夢境(以離焦嚴重的段落作核心),因為戀人的消亡是難以被確實想像的(既然在這部片的所有電影時間裡,關係尚未被磨滅衰隱),這兩個主體除了母親的岸邊場景之外都未曾缺席,也不曾息止--始終是離岸的情境,比如失蹤的父親停留在浮沉之姿,『靠岸』是(薛丁格貓那樣XD)願景,也比如誓言承諾,最託於並非主體間吸引互斥愈理解愈陌生的近身衝擊而是一種奇妙的不曾穩定的振蕩(幾乎是共振結構?): 

你不能做我的詩,正如我不能做你的夢。這句話扭轉摺曲成Möbius strip 在所有暗示著重複、交會、共通的那些彼此夢境裡,會發覺夢的所屬和內容不斷有細微變動痕跡,與醒轉之後的影像對照,他們在各 自的夢中感受並成為了彼和此。

------------------------------------

整個大的敘述,『離岸』表現在於--他們作為被敘述的對象,卻利用了夢境,在兩方總是資訊不對等的情況下,有一方可以成為敘述者,敘述不僅是原本『永遠在過去式、彼岸的愛情文本』,而是對方的未來,透過預見去實踐證成,離岸即追尋(也就是愛情)。 

------------------------------------

加上彼和此的消融,『你做的夢是我是詩, 我是詩是你的夢』的樣子達成一種追尋中的互為表裡,承接預見的兩人成了一迴圈。  

《大話西遊》劉鎮偉也設計了一個假設的時空命題(更主要於關係上的錯落),兩部電影除了這點外形式內容各異其趣我也都喜歡。 

 

(本文僅部分擷取)

文章來源:http://movie.douban.com/review/3188631/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想寫點甚麼精彩的文字來介紹這部電影,才發現自己辭窮的可以。

看到一半發現侯季然導演在戲裡埋的大梗時,覺得好像時空旅人之妻。
並不是說故事內容像,而是意義上有些類似,梅比斯環那種永遠走不出宿命的論調。
只是時空旅人之妻用跳越時空來包裝,有一天則是在夢中相會。

故事的呈現用破碎的跳躍架構組成,前三分之二可能還一頭霧水搞不懂這部戲到底在幹嘛。
突然間知道了劇情可能的走向,大概是個悲劇吧,是個會心碎不已的結局吧。
然後電影結束前的十分鐘開始,無法止住眼淚。
串起了故事開頭那些原本搞不懂的小細節,那一幕幕的畫面竟成為勾起落淚的關鍵。
後勁太強,走去坐車的路途中還忍不住邊走邊哭了起來。
仔細一想阿聰在船上的所有舉動都是那麼令人心碎呀。
他避不見面、他痛哭、他擁有的那個指北針‧‧‧
(上一部對我後勁那麼強的電影是上野樹里和市原隼人的的虹之女神/電影情人夢)

剛開始我還滿嫌棄張書豪的口條,太像在念台詞,最後發現我受感動的點都是他演出來的。
希望張書豪會紅,他有像早期的楊祐寧,沒那麼流里流氣的楊祐寧。
侯季然一定很愛謝欣穎,她在戲裡可愛死了,笑容甜美的可以,而那一滴眼淚是我坐公車時才豁然理解。
我的coolcard上只有導演跟張書豪的簽名,謝欣穎只簽在筆記本裡啦~吼。

導演想表達的一個概念是,人們會共同做同一個夢,只是時間點不同。
如同《有一天》的男女主角,他們共同的夢境相差了一年,那一年中間又有多少改變。
只是夢境與現實,又真的能分得那麼清楚嗎?或許我們常常在夢境中,自己卻渾然不知吧。

希望大家上映後可以去看《有一天》。

-不要為了以後會發生的事,放棄眼前的幸福


(以上僅擷取文章前段→ 全文)

文章來源:http://latitia1116.blog57.fc2.com/blog-entry-1505.html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李幼鸚鵡鵪鶉

2010年3月看了兩部非常傑出的台灣電影。16日看侯季然導演、謝欣穎與張書豪主演的《有一天》(One Day),18日看陳俊霖導演、姚淳耀與郭采潔主演的《一頁台北》(Au Revoir, Taipei)。《有一天》把夢鋪陳得那麼真,真到那麼淒美;《一頁台北》把真實處理得如夢,舞蹈般節奏感的夢。

3月16日為了看侯季然的電影《有一天》,一大早趕到台北,巧遇一大群剛從南方(南台灣?南洋?)回來的燕子,一遍又一遍從我身邊來回低空飛過,何等美妙的經驗啊!為了看電影,賺到群燕在我身邊盤旋!隔日放棄好幾部電影先睹為快的機會,把一批東西郵寄給定居高雄的江世芳,把另一批東西親自送到(台北市)「牯嶺街小劇場」給姚立群,他倆都是兼治文學與電影的劇場才子。既然「牯嶺街小劇場」跟南海路的植物園近在咫尺,就順道去看畫家廖未林的設計展。先在展覽場地外的杜鵑花池畔的柳蔭深處見到三隻斑鳩,因為看斑鳩,發現枝葉間有一隻扭來扭去整理羽毛的紅嘴黑羽鳥兒。進去看設計展,驚艷一幅奧黛麗赫本(Audrey Hepburn)的肖像畫,壓克力材質,廖未來在赫本1993年殞逝8年後的畫作,2001年79歲的畫家畫出1956年26、7歲的奧黛麗赫本的美不勝收的身影。畫廊盡頭窗外是植物園的池塘,白鷺鷥、白鴨、紅嘴黑羽鴨、黑白花色鴨、綠頭鴨,或游或飛,好一片大自然美景盡在眼前。因為不看電影,竟然賺到種種人間美景。3月18日白天看了電影《一頁台北》,黃昏遇到藝術家貧窮男、電影明星莫子儀,深夜在西門町搭上23點32分的捷運往板橋、車廂裡有位年輕俊美男孩彷彿是電影裡的人物,讓我生活如夢,原來他果真是《一頁台北》中扮演男主角的姚淳耀,他竟然從電影裡走出來,在我面前?我說我看過他跟莫子儀合演的電影,他說莫子儀是他的學長。我還看過他主演的短片《美》,導演是陳俊霖。他說他看過我在《破》報寫的關於《美》的film review。短短兩三分鐘,講的只是卻又都是各自的「記得」到站,我先匆匆下車了。

(僅擷取文章前段)

文章來源:http://www.pots.com.tw/node/4603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