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寂寞的星球相遇,訪《有一天》導演侯季然

有一天劇照 

撰文/凃盈如
 

留著快樂的眼淚,踏著不斷成長的腳步   

 我們共同擁有的瘋狂 別人很難能夠真正體會  

有一天 有一天 當一切都越來越遠 

有一天 有一天 當我們都不再改變


詞/曲 盧昌明

受到盧昌明的歌「有一天」的靈感觸發,侯季然開啟了電影《有一天》的創作歷程。盧昌明的「有一天」,唱出了與每個人的生命都有關的事情,而電影《有一天》,則是溫柔地交織了夢的呢喃、收攏了現實的想望,並築起一條夢境與現實之間堅固的通道。

《有一天》是侯季然短片劇本《開往金門的慢船》的延伸,短片比較著重異想天開的火花,敘述在一艘開往金門的船上,一位男孩對女孩說:「我在你夢裡。」在黑暗的海上,忽然燈熄船停,男孩與女孩開始了這趟夢的旅程,而發展成長篇後,則是對男孩和女孩的相遇有更多著墨,本刊採訪侯季然,聽他談談這場現實與夢境間漂移的冒險,以及創作歷程。

有一天劇照 

游走在夢境與真實之間

雖然一開始侯季然對劇情的設定比較著重「夢中相見的一切不是偶然,是來自奮不顧身的追尋」,來帶出「男女主角的關係是一種命定」,但在被盧昌明的有一天這首歌靈感觸發之後,發現在一些夢的縫隙中,可以將想像、愛情、巧合、緣分、憧憬,以及對未來的嚮往與理想,用簡單、跳躍拼圖式的結構表現出來。

侯季然說,關於男女主角的夢境,是來自一種「很想很想見一個人,就會遇見、並且一直夢到」的想法使然,好比電影中女主角一直夢到一個像爸爸的身影,這個身影成了她一生心中最大的謎團,但她奮不顧身地去揭開自己的夢境。

對女生而言,女主角的夢境是較純愛、純粹,不該用太多計算去覆蓋的,依照心緒走,最符合心情該有的樣子;對男生來說,則是因為思念所以夢到,只是換個角度想,這也有可能是男生發動的一場夢,因為夢的開放式啓動了整個夢的循環。

侯季然提到,國內外有很多關於夢與愛情的故事,如《跨越時空的情書》、《王牌冤家》、《觸不到的戀人》、《情書》,他希望可以在臺灣這個較缺乏工業基礎的環境下,創作一個對現實人生有特別看法的劇本,所以才會想到用一種奇幻的手法去討論「似曾相識」──在一個天衣無縫的殼中開了小口、更改宇宙的定律,並開始對現實生活反省、渴望,且有更深的洞察。他認為許多人生的哲理、原則,都是最單純的,而盧昌明的歌也道出這一切都不是偶然,執著會隨著時間改變,但行動卻可以靠主動的選擇與信念,造就幸福的樣貌。


有一天劇照 

與夢中人相遇

有一天的男主角難覓,侯季然說,從20091月找到夏天,五個月都沒有找到合適的人選,因為男主角要有種「夢中出現」的感覺,當他對女孩說「我在你夢裡」時,要在大銀幕上非常能讓觀眾有認同感,也要具備夢中人的魅力。在寫企劃書時,其實已經定了張書豪,但第一次邀他來與謝欣穎對戲的時候,他看起來似高中生,有較乖巧的模樣,於是就繼續找人來試鏡,但繞了一圈發現都還無法完全確定,於是又再找了張書豪來試第二次,沒想到過了這段時間 ,張書豪整個人的感覺都不同了,開始有了種夢中情人的模樣。

至於謝欣穎,則是在寫劇本時就設定好的演員,她有一張十分耐人尋味的臉,在表演上是較自我的,會順著她認為應有的想法走,而張書豪則是比較勤於做功課的演員。侯季然說,謝欣穎在最後捏下泡泡的那個橋段所表演的情緒複雜度,要一鏡到底地從一種「既開心又難過、驚訝且不能讓對方知道的」表演,演繹出心情的轉折,當時他和工作人員圍在小銀幕看著她的表演,都覺得非常到位且感動。   

vg

侯季然談夢

從夢的題材創作為出發,侯季然相信夢是現實生活渴望的轉化,因為夢是去一個從沒有去過的地方,那些事究竟是怎麼而來?他常在想,我們都有在夢中夢見「那個人」的經驗,至於被忘記的夢,又為什麼看見?這些懸而未決一切,都來自於夢是一種跨時空的感受,而這也是為什麼侯季然認為,所有的奇幻愛情前提都很特別的原因。

關於《有一天》,侯季然喜歡聽大家在看完電影後說出自己觀影的一個看法,他認為到最後邏輯和時間的次序並不是最重要的,甚至哪些部份是夢、哪些部份才是真實,也都很難作絕對的劃分,因為所有的有形、無形,都取決於我們的思考,侯季然說這也許就是哲學上稱的「認識論」,因為每個人都有一顆心,隨思緒流動,整個世界會因著思緒改變,而這也是為什麼他在船上安排了極具象徵意味的馬與印度人,就是想要創造一種「全世界都在作夢」的意象。

 
   
《有一天》裡的臺北場景

侯季然說,當時為了找到「理想的游泳池」,製作人煞費苦心,因為想找到一個有大落地窗,在黃昏時刻,讓陽光映照在泳池水面,為此還堅持到拍攝的前兩天才在臺北市社子焚化爐旁找到附設游泳池。因為夏天拍攝,許多游泳池為了營業,不是無法外借,就是索取高額租金,但因著一份執著,還是讓劇組在最後一刻找到理想的游泳池。侯季然認為,只要堅持,老天似乎都會幫助你完成,他說:「片中的每一個環節,絕對都不能只有還好而已。」這種和《有一天》片中女主角為了愛,不顧一切追尋的勇氣,也對應了侯季然對創作的求好心切與執著。

另外,侯季然讓臺灣獨有的K書中心入鏡。他在全台灣找了很久,最後終於決定在臺北館前路的狀元K書館取景。他非常訝異現在K書中心電腦劃位之企業化經營。他說,業者很幫忙,空出了一整間讓他拍攝,他認為K書中心十分特別,環境非常有夢境感,裡頭一盞盞燈,照映很多睡著的人,就好像夢的連結。另外,影片中Michael Jackson出現的冰店,也是臺北市鼎鼎有名的「鎮江號冰果店」,冰店位於臺北市金山南路。 

vf

拍攝《有一天》的創作感想,以及新片《南方小羊牧場》

侯季然說,拍這部片最大的三個成就感是:在臺灣很少有原創的奇幻電影,而且把發生在臺灣的記憶記錄下來,如軍包船與K書中心 ,這些都是這座島嶼上獨有的文化;另外,侯季然認為創作者要懂得掌握媒介,他很開心能將兩位表演方式屬於比較有電影感、較曖昧、且較有細緻層次的兩位演員(謝欣穎與張書豪)介紹給觀眾,讓他們因為電影被更多人認識。

侯季然說:「拍這部片有種命運交錯的感覺」。這是個很多人參與的團隊,在很有限的預算下,用誠意感動很多人,他認為,很多事不能等到萬事俱備才投入,作為導演,更應首當其衝地投入。從一開始拍攝只有兩百萬台幣的經費,到參加柏林影展時,因拿到一些補助才得以將片子從數位轉成拷貝,另外無論在拍攝或行銷、宣傳、發行等過程,也都受到北高兩市以及新聞局的協助,讓侯季然感到,公務系統不但出錢,也出力,這種全台有種對拍片友善的想法,讓他很感動。

接著下一部作品則是以臺北市南陽街為背景的《南方小羊牧場》,他想要讓南陽街像《艋舺》一樣,把整個電影場景搭建起來來拍這部青春愛情喜劇。他說,所有來過南陽街補習的人,都是為了期許自己變成「甚麼樣」的人,讓他很想將這段青春記憶保留下來。尤其當他現在看著侯孝賢、李行導演,在以前拍下上一代的成長經驗,都覺得很可貴,並且想靠創作繼續把更多事情記憶下來 。《南方小羊牧場》預計明年上半年開拍,除劇情上更青春、更天馬行空,視覺上也會採取特別的作法,結合真人和動畫,讓台灣電影呈現更多不同的面貌。

 

文章來源:台北市電影委員會http://www.taipeifilmcommission.org/News/News.aspx?NewsID=766


創作者介紹

有一天one day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影迷 小羽
  • 因為"有一天"讓我開始期待國片也有大放異彩的一天

    原本想在這星期再回高雄夢時代看第二遍,可惜下片了(心中吶喊:為什麼???)
    只好等回台北再去絕色影城看了。
    謝謝你們為這個世界帶來這麼出色的作品,我非常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