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紀錄短片《我的747》、影像詩《購物車男孩》還是劇情長片《有一天》,侯季然的作品總給我一種在「寂寞星球」漫遊的感覺。他習慣以一股全然 的靜默,去視覺化那種任憑城市文明再怎麼往前推進也遮掩不了的孤獨氣味,他故事裡的主人翁永遠像是聖修伯里筆下的小王子,在自己的宇宙中低調地尋找著,卻 不曉得在尋找什麼。那是一種無可名狀、無法被理解的寂寞。現實的世界總是與被包覆的內在層次呈現一種平行的狀態。於是,高雄的85大樓對映台北101,台 華輪的上下層臥鋪對映台北K書中心一格格個人座位,旗津海岸公園觀景步道對映台北K書中心頂樓天台,指北針對映著手機,欣穎工作的台華輪下方海水對映阿聰 暑假每天泡著的泳池……,而貫穿以上重重對照的,則是塑膠氣泡紙那擠也擠不完的泡泡。



因為那「波」一聲接一聲的清脆,讓阿聰注意到了欣穎,偏偏欣穎其實是因為「未來的阿聰」來到「自己的過去」,告訴了自己這件事,才起意以如此方式劃破K書 中心的「靜」與「陌」,好吸引未曾相識的阿聰。故事的結束,原來是愛情的開始。無論結尾兩人將如何如何,措不及防的愛情像是一種宿命。如果一顆氣泡代表一 個夢、一段愛情,那還有好多好多的愛,可以去夢。


又或者,也可以將《有一天》當成一個純粹夢中有夢的虛擬想像。它的主場景未必是台北、也未必是高雄旗津,關於來往於高雄、馬公之間的台華輪怎麼會開往金 門,早已悄然說明了這部電影如迴圈般的非真實。自始至終,無論欣穎還是阿聰,哪兒都沒有去成,他們其實安靜地坐在K書中心的位置上,甚至未來也不可能認 識。這讓我想起了陳蔚爾的《飛往昨日的CI006》及鴻鴻的《穿牆人》,那些哪兒也去不成的人們啊,那詩樣的悲傷,是如此晶瑩剔透。(
....more/全文請至高雄拍片網觀 賞)


創作者介紹

有一天one day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