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影城

6/29    19:30  21:20

6/30    19:10

7/01    19:10

絕色影城還會持續映演到七月初喔!

註:場次請以戲院現場公告為主。有任何疑問歡迎致電影城洽詢。

還沒看的朋友要把握機會趕快去看唷!!!!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寂寞的星球相遇,訪《有一天》導演侯季然

有一天劇照 

撰文/凃盈如
 

留著快樂的眼淚,踏著不斷成長的腳步   

 我們共同擁有的瘋狂 別人很難能夠真正體會  

有一天 有一天 當一切都越來越遠 

有一天 有一天 當我們都不再改變


詞/曲 盧昌明

受到盧昌明的歌「有一天」的靈感觸發,侯季然開啟了電影《有一天》的創作歷程。盧昌明的「有一天」,唱出了與每個人的生命都有關的事情,而電影《有一天》,則是溫柔地交織了夢的呢喃、收攏了現實的想望,並築起一條夢境與現實之間堅固的通道。

《有一天》是侯季然短片劇本《開往金門的慢船》的延伸,短片比較著重異想天開的火花,敘述在一艘開往金門的船上,一位男孩對女孩說:「我在你夢裡。」在黑暗的海上,忽然燈熄船停,男孩與女孩開始了這趟夢的旅程,而發展成長篇後,則是對男孩和女孩的相遇有更多著墨,本刊採訪侯季然,聽他談談這場現實與夢境間漂移的冒險,以及創作歷程。

有一天劇照 

游走在夢境與真實之間

雖然一開始侯季然對劇情的設定比較著重「夢中相見的一切不是偶然,是來自奮不顧身的追尋」,來帶出「男女主角的關係是一種命定」,但在被盧昌明的有一天這首歌靈感觸發之後,發現在一些夢的縫隙中,可以將想像、愛情、巧合、緣分、憧憬,以及對未來的嚮往與理想,用簡單、跳躍拼圖式的結構表現出來。

侯季然說,關於男女主角的夢境,是來自一種「很想很想見一個人,就會遇見、並且一直夢到」的想法使然,好比電影中女主角一直夢到一個像爸爸的身影,這個身影成了她一生心中最大的謎團,但她奮不顧身地去揭開自己的夢境。

對女生而言,女主角的夢境是較純愛、純粹,不該用太多計算去覆蓋的,依照心緒走,最符合心情該有的樣子;對男生來說,則是因為思念所以夢到,只是換個角度想,這也有可能是男生發動的一場夢,因為夢的開放式啓動了整個夢的循環。

侯季然提到,國內外有很多關於夢與愛情的故事,如《跨越時空的情書》、《王牌冤家》、《觸不到的戀人》、《情書》,他希望可以在臺灣這個較缺乏工業基礎的環境下,創作一個對現實人生有特別看法的劇本,所以才會想到用一種奇幻的手法去討論「似曾相識」──在一個天衣無縫的殼中開了小口、更改宇宙的定律,並開始對現實生活反省、渴望,且有更深的洞察。他認為許多人生的哲理、原則,都是最單純的,而盧昌明的歌也道出這一切都不是偶然,執著會隨著時間改變,但行動卻可以靠主動的選擇與信念,造就幸福的樣貌。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一天劇照 

*****浪漫的文藝片還會有懸疑的感受?「有一天」很特別的!

清純浪漫的文藝片融進令人糾心的緊張氣氛,電影會好看嗎?結論是:還不錯呢!

 上周去看了經過導演侯孝賢重剪了片段的「有一天」,原本我沒啥特別期待,但沒想到結果卻讓我驚喜了一下,我不知侯大導重剪的是那一段,我也不在意(該在意的是導演侯季然才是),重要的是重剪的「有一天」竟有著令人意外的好看與新鮮感新鮮的地方是,一部簡簡單單的青少年淒美的愛情片,居然可以讓觀眾看 到忍不住的屏息以待,這樣的結合淒美、浪漫與懸疑三元素的手法,實在在國片中少見,所以看完後想對初試啼音的導演侯季然拍拍手給予肯定

 我對「有一天」原本沒特別的期待,主要是在年初時該片曾跟「艋舺」與「一頁台北」一起到柏林影展去參加青年競賽單元,只可惜鎩羽而歸,而在這近半年期間,我也陸續聽到看過的朋友對有一天的評論,大半的朋友都以沈悶來形容觀後感,但那是柏林影展的競賽版本,現在「有一天」要上院線了,傳出擔任監製的侯大導出面修了一下影片,好像又加了蘇慧倫的主題曲,電影就不同了。

 其實當天我看的特映會,會後還是有兩極的觀影感覺,有人是放映後遲遲情緒無法平復而離不開座位,但也有人看到中途很想走人。至於我呢,還是頗有好感,認為第一次拍劇情片的侯季然導演很有勇氣、很有創意,能把他擅長的文字描述成功的轉化為影象來表達他對年青人愛情的感受。

一個藉著夢境來延續的愛情,一個在時空縫隙中勉強殘存的記憶,如何能靠著不規則的跳接畫面來呈現?呈現事小,感動事大,若無法令觀眾看到故事的全貌,在過程中喜歡上男女主角,「有一天」就不是一部好看與成功的電影,還好「有一天」辦到了。在片中,愛做夢的女主角謝欣穎,一直看不清常出現在夢中的一張模糊的臉,她以為那是出了船難意外的老爸的臉,然而,故事發展下去,她似乎是個戀愛中的女孩,她一再出現在台北K書中心,她在那喜歡上了一名帥氣又可愛的男孩張書豪,不過,在甜蜜的生活記憶裡,她卻不時的與男孩出現在一艘空洞洞的軍包船上,在船上她有著不知身在何處的恐懼感,而男生第一句話就是告訴她:我們不在現實生活裡,我們在夢裡,一切都不是真的!而最後能解答的是一只有點破碎的指北針羅盤。

女主角的惶恐不安情緒是具有感染力的,而女孩戀上男孩的甜蜜也具有產生共鳴的能力的,所以跳接畫面就一再再的成為強烈的情緒對比,當觀眾還沈浸在兩小清純的愛情氣氛時,又要一邊擔心男女主角隨時得掉入猜不到結尾的恐怖處境裡,兩者就像角力一樣,導演盡情的發揮他對時空、夢境、愛情、記憶的概念。2009的有一天是和2010的某一天是重疊的,而男孩對女孩的思念,或是女孩對男孩的回憶,也是一體之兩面的,所以兩人在夢境中都不願醒來,然而黎明夢醒時分終究會殘酷的來臨,所以當觀眾看到最後,了解男女孩只能在平行時空中延續愛情時,那種惆悵是由然而生的。

單純的故事是有其專注的穿透力,所以從頭到尾都由男女主角兩人挑大樑的「有一天」,也就更加讓人無法去忽略導演所要傳達的感情了。

喔,對了,「有一天」的主題曲還真好聽,po在這跟朋友們分享一下:

文章來源:http://tw.myblog.yahoo.com/anne00ct6/article?mid=2680&prev=-1&next=2677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吳建豪挺張書豪《有一天》


中時電子報 - 5小時前
■ 新人張書豪(上圖左)陪影迷看電影《有一天》,神祕嘉賓是吳建豪,因為吳建豪是他演的《那年,雨不停國》製作人,他笑說:「每次見到他都像上心靈教室一 樣。」吳建豪跟他討論表演,每次見面都為他禱告。片中觀眾詢問度最高的是夢中男女主角與一名印度人、一匹馬同時出現輪船上的戲,連吳建豪也問導演侯季然: 「為甚麼馬會出現在船上?」侯稱:「因為人會做夢,動物應該也會啊!」

張書豪《有一天》靠馬收服吳建豪.jpg

最近因《那年,雨不停國》而受到粉絲注意的張書豪,這週末特別陪幸運影迷 一起到絕色影城看他主演的電影《有一天》。沒想到現場出現了神祕大粉絲吳建豪,讓全場觀眾驚喜不已。原來是吳建豪擔任《那年,雨不停 國》的製作人時,因戲結緣而對張書豪照顧有加,聽到張書豪首度擔綱男主角的大營幕作品,馬上二話不說加入粉絲場行列。張書 豪十分關心「吳老闆」對自己首次擔綱大銀幕男主角的評價,沒想到吳建豪看完電影後的第一個問題,竟然是「為甚麼會有馬在船上?」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2010-06-20
  • 張士達/專題報導
 蔡明亮以流動電影院的放映形式,在台灣城鎮間默默發酵。其他國片導演也感受到 這種方式的吸引力,畢竟國片在戲院生態中的弱勢處境,大家都感同身受。如何走出台北與更多觀眾直接溝通,成了他們首要的目標。

 鄭文堂導演的《眼淚》年初在台北上映前,其實早已在中南部巡演了近四十場,累積了扎實的評價與口碑,也讓他驚覺許多偏遠鄉下地區的觀眾,竟有令人 驚嘆的「專業」反應。在高雄旗山放映時,曾有位七十幾歲老翁,表示影片讓他想到義大利經典電影《單車失竊記》,並對片中蔡振南洗手所象徵的贖罪意象侃侃而 談。豐富回應讓鄭文堂大呼「太棒了」,決定以後 的片子都要採取這樣的方式巡演。

 鄭文堂表示,《眼淚》目前巡演六十幾場下來,實際票房收入約四十幾萬,雖然辛苦仍可算是略有小補,不過重點還是在於讓更多台北以外的人看到電影, 畢竟過去國片只有在台北,才上得了一兩家戲院,中南部民眾就算想看,也根本沒有機會。

 鄭文堂認為蔡明亮的電影就很需要也很適合這種方式,一方面因為蔡的電影需要更加努力才能貼近普羅大眾,此外也因為蔡擅長溝通,與群眾互動時 更能發揮直接的力量。

 正以首部長片《有一天》在院線上映的新導演侯季然,對於前輩蔡導的作法 則認為:「我非常非常的敬佩,非常非常喜歡蔡明亮,但是我覺得現在這一代的台灣導演很難做蔡明亮,因為你沒有辦法像蔡明亮一樣,在九○年代初期那樣的環境 裡,就拍出奠定自己風格的作品。」

 侯季然坦承,《有一天》仍企圖同時兼顧商業與藝術,因此對於蔡明亮無悔的藝術路線相當感佩:「但是我們真的沒有辦法變成他,我們才華也沒有到那個 地步。他不改自己對藝術的堅持,但是他又願意去跟所有的觀眾對話,即使回應是冷漠或謾罵,他都願意勇敢去面對,這就是非常令人佩服的事。」

 對於蔡導不計一切要讓人看到作品的努力,侯季然認為:「他並不是作一個自己不相信的東西,然後去祈求別人來喜歡他,而是作一個自己喜歡的東西,然 後努力去說服別人來懂他的世界。我覺得所有創作者最核心的東西,都還是有話想講,有話想要讓別人聽懂,這樣的東西對我來講是很令人動容的。」

 

完整報導詳見:

蔡明亮的《臉》感動無數鄉鎮 

鄭文堂《眼淚》下鄉 突破國片困境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001.jpg 

在陰雨綿綿的午后,再一次進入絕色影城,即然無法成為絕色影城的放映師,那就只好再度找伴買票走進《有一天》的放映室。溼答答的台北,其實好適合看《有一天》,只是不知情的人,都會買錯票、走錯廳,懂這部片的人,愛下雨天的人,一定明白我在說什麼。

 原定要在星期五即衝去看的,濬還說:「打工,調班就好了,《有一天》吔,只有一次啊!」真可愛,對一個小時只有95元的工讀生而言,看第二次電影真的要…非常、非常支持。其實,說真的,我不是超級電影咖,而且從不走進電影院看第二次電影,基於各種經濟、務實原則。但《有一天》打破了我的原則,它有一種自然的魔力召喚著我不斷的想走進戲院享受在放映室中細細品味每一個畫面,男女主角每一次夢境、現實的迴圈。

第一次觀影時,帶著未知,跟著影片在每一個轉折處緊張、欣喜、感動;在小繼(印度漁工)出現時,跟著緊張;在欣穎對著阿聰淺笑時,心想:哇!可愛到爆表;阿聰呆呆的拿著鬧鐘的各式”430耍笨時,一起和整個戲院的人甜蜜笑著。回家的路上,心是透透亮亮的,騎乘在機車上在晚上11時穿過無人的小道,像飄了起來般,不斷的想著阿聰告訴欣穎的:「如果好想、好想,就一定可以」。那一晚,我因為好想、好想,也跟著回到了20歲,只是單純的表達著、想著所有青春美好的20歲。第一次,那種即深且長的感動就那麼在心中盤旋著無法褪去,亦無法從侯導演所製造的夢中醒來。

 第二次,帶著已知和《有一天》官方部落格的所有推薦和專訪走進戲院,所有的畫面、男女主角的情感、每一個細微的表情都有了清楚的答案;欣穎在K中第一次和阿聰錯身而過時,她的忐忑不安不再莫明所以;阿聰在遊輪上,陰鬱、悲悽的表情,也化成了一次一次的心酸往喉頭送;欣穎與阿聰雖是初相識卻有著一種自然的親密感也有了答案;欣穎面對阿聰時的眼神變成了清楚的訴說:「你記得我嗎?我們在夢中遇見過啊!」;阿聰在船上那些追尋著欣穎熟悉卻又抗拒的眼神,也都成了傳遞、累積他們終將分離的悲傷漫延。當幕落下,蘇慧倫的《有一天》「……我們有太多的故事要說出來給誰哭……」的字字句句清澈、響亮的往我心上刻印。步出戲院,心還在抽痛著,和一行夥伴瘋狂的在細雨綿綿的微晚時分殺到淡水,坐在淡水河邊的小館,他們訴說著他們現在的、屬於他們20歲的愛情故事,我卻無法停止的將眼神飄向對岸的燈火熠熠,心裏想著那開往金門的船這一次不知又要停泊在我腦海裏多久了。

船尚未開走,卻仍然好想、好想再度進入戲院,放掉那些已知、等待、搜尋,放任自己隨著欣穎、阿聰在夢境、現實中穿梭遊走。第三次觀看了,但那催人落淚的配樂,畫面中淡淡的情感、淺淺的安靜、每一幕畫面交織出的光與影,都將《有一天》的奇幻、悲喜、像海潮般一波波的往我心門拍打,直到卡車嘎然停止聲再度響起時,仍然無法控制的落下一滴眼淚;在阿聰在海岸邊落淚狂奔時,一起任由自己隨著阿聰被掩沒在那成串、無止境的悲傷中;跟著阿聰悲泣著在夢中對欣穎說:「如果夢醒了,別來找我!」是啊!如果知道終將分離,為何還要相聚,如果知道相識是悲傷的起點,為何還要相認,我悲傷的問著自己:「如果好想、好想,真的可以再回到圓滿的20歲嗎?如果註定了要經歷生離死別,那麼別到我夢裏。」雖然那一個捏碎汽泡聲代表著無限可能的另一個開端,但我仍然止不住從心頭傾洩而來的心痛著。

當燈光亮起,侯導演走進來,問大家有沒有要分享時,我卻因為太悲傷而害羞的無法舉手分享,怕自己會在說出:「我看了第三次時,….」就當場淚崩。步出放映室,看著剛才靜默無法回應的觀眾卻在映後排隊索取導演簽名時,同行的濬說:「他們都是為導演而來的吧!」是啊,這是部好電影,這是個很用心宣傳好電影的工作團隊,步出電影院,看著還等在電梯旁望著天空的侯導演和隨行工作人員,心裏默默的說了聲:「加油!」

氣像報告說:6/14星期一仍然是大雨滂沱;

有一天facebook小小編說:侯導演下一部長片劇本入圍上海電影節將赴上海,但為了觀眾仍然會出席映後QA

別浪費了下雨天,買把透明的傘在下雨天看《有一天》,悲傷、感動、無法言喻的青春滋味會像雨水般透明、沁涼的敲打在你透明的傘上,讓你久久無法自己。


文章來源:http://ronnie6753.pixnet.net/blog/post/8260492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JPG

「啵!」

當欣穎用指甲按下氣泡紙,這個讓阿聰注意到她的小動作,畫面陡然一暗,蘇慧倫的歌聲悠悠的響起,有一天,終於會有那麼一天,我會看到你的笑、體會到你的心,最後吟唱歸於獨白似的呢喃,有一天、有一天,當我們都不再改變,時光彷彿永恆的靜止,回憶停留在最美的剎那。

最後一個音符敲下,燈亮,我如夢初醒般起身,那淡淡的甜美哀傷忽然像海浪般,一陣陣拍打著現實的我,直到眼中漸漸蒙上一層霧氣,我還久久不能看清街頭尋常的車潮人群,開始懷疑眼前這浮動而飄忽的景像莫非也是夢境?

4b5d4f67498a4.jpg


「有一天」是如此純粹、聚焦,沒有多餘或讓人分心的枝節,於是身在電影院的我們,便能更加專注在欣穎和阿聰的愛情,跟欣穎一起屏息期待著他們在現實中相遇的時刻,跟阿聰一起在詭譎的夢境裡珍惜重遇愛人的美好與憂愁。在夢裡,他識得她,但是眼神卻如此悲傷。初次見面時,她認出他,心跳不由得加快了起來。隨後是在一起的幸福時光,那麼平凡尋常,更顯得溫暖自然,青春的氣息陽光般灑落在他們身上,日常小事都染上了一層美麗的色調。喜歡謝欣穎笑的時候勾起嘴角的小小酒窩,喜歡張書豪稚氣又大方的那樣毫不保留的裂開嘴笑,年輕男女的愛情看起來是如此無憂無慮,但越美麗的事物越讓人感到下一刻即將失去的不安。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豆導以行動力挺《有一天》! 
  • 2010-06-17
  •    中國時報  
  • 張士達/專訪

《艋舺》熱賣至今半年,因全台戲院票房未結清,導演鈕承澤(豆導)與製片李烈仍未拿到分文,加上投資方有7人,去除戲院分帳再平分所剩無幾,不如外界想像的豐收。豆導自嘲是「無產階級」,對於正因《賽德克巴萊》而需錢孔急的魏德聖導演,只能「精神永遠同在」,真正從《艋舺》賺到的,只有勘景時在廟口收養的小貓,名字就叫「廟口ㄟ」。

 買牛奶餵貓 不忍流浪街頭

 豆導說,去年6月勘景時,一個小女孩正在逗弄一隻步履蹣跚的瘦弱小貓,他立刻買了一盒牛奶餵小貓。他鼓勵女孩帶回家養,女孩不肯。他原想狠心離開,卻「三步一回頭」,看著小貓在街頭差點被人踢被車撞,實在看不下去,就把貓帶走。

 急送獸醫院 許諾讓牠幸福

 豆導先帶小貓去獸醫院,醫生說,這種被母貓遺棄的小貓,通常天生瘦弱,存活率不高。他不死心地請獸醫照顧,過些日子再去探視,小貓已健康茁壯。他把小貓抱在懷裡,許下承諾「我一定會讓你幸福」,並因在片中「咱的角頭」發現,取名為「廟廟」,小名「廟口ㄟ」,成了「太子幫」的榮譽成員。

 《有一天》站台 鼓舞侯季然

 豆導說,他如今對於國片充滿熱情與使命感,任何有能力、有可能拍出好片的導演,他都不計利害的全力付出。近日與李烈分別為侯季然導演的《有一天》站台,未來也將兩人分別拍片,好讓《艋舺》所凝聚的力量擴散。他將以兩岸交流後的豐富故事為題材,拍跨越台北、北京的愛情故事,周迅、阮經天、趙又廷、舒淇、彭于晏都在合作名單內,因劇本未完成,今年恐怕無法開拍。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090728-0084-2.jpg  

《有一天》是台灣新導演侯季然首度執導的劇情長片。這部電影雖然在十三天之內,以低得令人難以置信的預算拍攝而成,卻因為電影展現出的強烈個人風格和創作才情,除了邀得侯孝賢導演擔任監製外,更入圍今年柏林影展青年導演論壇單元,表現相當搶眼,是台灣影壇另一個值得注目的新銳導演。


這部電影的劇情十分奇幻,並且複雜。故事描述2009年,一名住在高雄的女孩夢見了在一艘開往金門的軍包船上,她遇見了一名在大海漂流了三天的印度船工、一匹不知道打哪裡跑來的馬,還有一個叫她夢醒以後不要去台北找他的男孩。2010年,女孩去到了台北,在K書中心遇到了那名曾經出現在她夢中的男孩,並且與他相戀。
這名男孩後來也夢到了和女孩一樣的夢境。他跟女孩說,在夢境中,只要妳集中精神,就可以說出妳真實生活中不會說的語言,因此,他們說著機哩咕嚕的印度語和印度船工溝通。而在一扇可能通往真實,敲碎夢境的門前,男孩抱著女孩哭,一樣叮囑她夢醒以後千萬不要去台北找他。

2009年在高雄的女孩和2010年在台北的男孩,在不同的時空中做著相同的夢,並且在2010年的台北相戀。他們之間究竟有著怎樣的命運牽連?為什麼男孩千叮嚀萬囑咐,叫女孩夢醒後千萬不要去台北找他?為什麼女孩夢醒後,還是壓抑不住慾望的驅使,去到了台北?這樣奇幻和懸疑的劇情,是電影極其重要的戲劇張力和觀影趣味,自然留待觀眾自行體會,不容破壞。但,光憑這樣的劇情創意,便不難看出侯季然在創作上的大膽和路數,是台灣大把冒出頭的新導演中,非常獨樹一格的。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映的第二個週末,雖然大雨沒停過,謝謝大家熱情進戲院支持「有一天」。

這兩天遇到很多來看第二次、第三次的觀眾,還有觀眾希望可以跟放映師交換一個禮拜的工作。

謝謝你們讓這部電影成為「那些值得且願意重複的時刻」

是元介-01.jpg 「購物車男孩」是元介來看電影囉!

 

「艋舺」監製李烈很喜歡「有一天」 「艋舺」監製李烈很喜歡電影!

書豪、導演與滿座的觀眾 謝謝大家跟我們共同製造這些難忘的時刻

欣穎也來跟大家推薦「有一天」:

 

oneday201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